首页 赛事活动 新闻热点 会员单位 会员中心 规章规程 成绩公告 邀请赛

联赛特刊 | 北京高年龄段冰球生存现状
2018-06-11 12:36:53

“北京有许多像我一样从小打冰球一直坚持到现在的运动员,我相信他们和我一样,也期盼着有更多的训练和比赛”。这是清华附中朝阳学校高一冰球运动员朱启彰对于北京青少年冰球运动的期盼。


1.jpg


同许多打冰球的孩子一样,已是北京青少年冰球U18队队员的朱启彰从小就开始练习冰球。从小学到初中,由于课业难度的增加,孩子们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在功课上,能坚持下来一直打冰球的孩子着实不多。而像朱启彰这样升入高中后仍能坚持打冰球的孩子则更是凤毛麟角。


2.jpg


人员的稀缺也给北京U18年龄段冰球赛事的组织增加了难度,能组织起来的赛事很少。然而,参加比赛对于冰球这样的团体项目运动员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因此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们通常都是自己去找比赛打。朱启彰说到,“北京队有训练时我会参加北京队的训练,还会参加俱乐部的训练。目前U18年龄段的比赛很少,我会参加仅有的比赛”。


北京冰球运动发展刚刚起步、高年龄段比赛较少的现状,给许多将要面临人生抉择的冰球运动员出了难题。是为了继续坚持打冰球去国外发展?还是放弃冰球在国内一门心思参加中考高考?在这两难的抉择面前,有些孩子在大学甚至高中阶段就选择去北美等冰球发达地区留学、打冰球,以争取更大的发展空间;有些则不得不放弃心爱的冰球,努力学习;而还有一部分孩子,他们选择了留在国内,一边继续着高中繁重的学业,一边仍在练习冰球、努力参加比赛,其难度可想而知。那么这些孩子努力坚持下来的结果是什么?他们今后的冰球之路又该走向何方?

640.jpg


刚刚被今年高考“洗礼”过的北京青少年冰球U18队队员陈海逸是这些孩子中的一位。在几个月前的高考特长生考试中,他参加了北京体育大学的冰球特长生招生考试,专业成绩合格。目前他正在等待自己的高考分数,只要达到北体大给他的分数线即可被录取。


3.jpg


说起打冰球这件事,陈海逸笑谈:“我九岁开始打冰球的,打了快九年吧。小时候只有冰球能让我学习,因为不好好学就不能去打球了。冰球几乎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打冰球的九年间,陈海逸也获得过不少荣誉:拿过好几次北京市联赛的冠军,2011年在加拿大的贝尔杯上也夺了冠。从15岁开始,他更是几乎每年都会参加全国青少年锦标赛,去年还跟着首钢参加了一次全国男子冰球锦标赛。这样优秀的一位冰球运动员,面对国内冰球发展正处在初级阶段的现状,真的没有考虑过去国外发展吗?


4.jpg


对此,陈海逸坦言:“我高中上的是国际部,本来是要准备出国的,但是后来得知国内大学有冰球特长生招生以后就决定继续留在国内,我自己本身其实是不太愿意出国,喜欢在国内待着。在高二的最后一段时间我决定以冰球来考大学,所以高三对我而言并没有很紧张,只是在最后快要考文化课的两个月会紧张一些,因为要学习”。对于自己今后对冰球道路的规划,尚未接触过大学生活的陈海逸愿望就是好好打冰球:“平常还是会跟着自己俱乐部训练。至于将来的话,能打到什么程度什么程度,不会去强求,力所能及吧。至于国家队什么的自己现在也不会去考虑,先完善自我。”


640.jpg


同样经历了今年高考的冰球少年郝博之,在应对高考这件事上,可以说是一位实力派选手。练习冰球已有12年的他,虽屡次参加过全国青少年冰球锦标赛、全国冰球锦标赛等大型赛事,却并没有选择走冰球特长生这条路,而是凭借自己在全国第三十四届物理竞赛决赛中获得的三等奖,争取到了北京工业大学的自主招生名额。


5.jpg


接触过冰球运动的读者大多都明白,练习冰球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很难同时兼顾冰球与学业。在高中阶段,郝博之在完成好学业的同时,仍然坚持着冰球训练,每周五他都会参加一次陆地加冰上训练;平时周一到周四放学后还会跟着体育老师练陆地;全国锦标赛也出现了他的身影。可以说,像郝博之这样冰球技术不逊于人,而学业水平尤佳的冰球少年,实属少见。高考前的自主招生初审,郝博之已顺利通过,是否能够被正式录取,就要看今天的复试了。


6.jpg


照片中人物均为北京市青少年冰球运动员,他们一边坚持训练的同时,还在业余时间担任北京市青少年冰球联赛的裁判工作。右起第三为郝博之。


在紧张的考前准备中,郝博之仍然抽出时间,接受了简短的采访。对于留在国内发展的选择,郝博之说到,其实自己也想过去国外发展,但由于家庭的特殊原因没能实现。“既然留都留了,我就想通过我的热情来带动比我小一点的孩子们,促进北京冰球的发展。”郝博之期盼着。




已是首都体育学院的冰雪方向体育经济管理系大一学生的马一凡也是个冰球“狂热分子”,从幼儿园就开始学习冰球的他曾参加过许多大大小小的比赛,最大的大概要数在新加坡、香港打的亚洲比赛,他连着打了三届。虽然由于高中学业繁忙,他的冰球训练曾中断了一段时间,但他热爱冰球的感情却从未消减。不仅大学的专业是和冰球有关的冰雪方向体育经济管理,马一凡还经常利用课余时间担任北京各大冰球联赛的裁判,努力增强自己的裁判水平素养,希望能成为国际级冰球裁判员,为北京冰球的发展多贡献点自己的力量。



说到自己当初没有去国外求学、打冰球的选择,马一凡直言:“当时认为中国的基础教育是全世界最好的,所以初高中都没有出国的想法,但大学确实是应该出国去走一走”。对于自己未来的规划,一直热爱冰球的马一凡还是离不开冰球:“未来还是有出国留学的打算,研究生希望去加拿大读冰球方向的体育管理专业。也希望可以重新开始练习冰球,从事于冰球运动产业相关的事业”。



640.jpg



高一学生朱启彰说,“冰球给我的锻炼是和学校中不太一样的,心态、意志品质都会有所改变”。


刚刚经历过高考的郝博之说,“冰球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从冰球中学会了很多适用于其他领域的知识、精神。比如说一件事情如果没有结束就不要停止努力,因为不到最后一秒,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大学生马一凡说,“冰球是我开始感受体育带给我的快乐的启蒙。从中结交了朋友,也懂得了团队精神,同时也知道了胜利的喜悦与失败的苦涩”。


年龄不同,看待事物的角度也会随之改变。一个小小的黑色冰球,一根球杆,一群队友,一块冰场,看似简单的冰球运动,却包含着这世间种种可贵意志。冰球运动就好似一位无声的老师,在我们不同的人生时期,总能让我们收获到不同的人生感悟。不论你现在、未来状态如何,请别放弃你对冰球的热爱。